张家界的少数民族住宅

张家界少数民族的住居有什么特点

由于张家界境内多民族杂居,彼此相互渗透,风格大同小 异。

土家人住房一般为木结构,间以少量的岩石和砖土,建房选 址先要请“阴阳先生”看风水,架罗盘。一般坐北朝南,傍水 依山,避风向阳,造屋的主梁,不仅要直且枝少,要用易生茂发 的纵树或椿树,象征发家发人。

木匠在山上砍梁木时,先烧纸放爆竹祭祀,并让梁树向上倒,叫“走上风”。梁制成后,梁上要做八卦图,俗称“写看梁”。

夜晚木匠师傅要亲自主持祭梁仪式。上梁时要唱“赞梁歌”,撒“梁粑”,亲属则更要在梁上挂红表示祝贺。

安梁木时,榫上压五谷红布色以示五谷丰登。 上梁定屋这天,主人更要大宴宾客。

土家的吊脚木楼,历史悠久。 《旧唐书》载:土气多瘴疠,山有毒草及沙蛩蝮蛇,人并楼居,登梯而上,是为“干栏”。

据考,今土家吊脚楼,即袭古“干栏”建筑遗风,且楼多悬于高崖陡坎。往往雕梁画栋,古色古香。

故 土家吊楼,或精雕细刻,或走马转阁,或凌空飞架,或险挂峭 壁,与秀丽的山川相映成画,妙不可言。

请问张家界有哪些少数民族

在张家界市内,分布着土家族、白族、苗族、回族等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总人口达70多万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50%。

少数民族中以土家族人口较多,其次是白族、苗族和回族。此外。

还有少数满族、侗族、瑶族等少数民族人。现就土家族、白族和苗族作一些简单的介绍: 土家族 土家族,通俗的解释,就是长期居住在这里的一个土生土长的民族,古代称“巴人”。

据有关史料记载,土家族古代分布在湘、鄂、川、黔四省边界,一直居住在长江、沅水之间,从来没有全面性搬迁过,是一个很稳定的民族。作为族称的“巴人”,曾经是一个多部落的统一体,其祖先一般认为是今鄂西的巴东、建始地区的“南猿人”以及长阳地区的“长阳人”。

据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记载,早在尧舜时代,长江,汉水以南就有了“南蛮”的生存与繁衍。 到了汉代,称巴郡南郡蛮、武陵蛮、娄中蛮、澧水蛮与中沔蛮(屠山蛮)等。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称武溪蛮、西溪蛮、天门蛮、黔阳蛮、建平蛮等。 隋代称“岳左”。

宋代称北江诸蛮。《宋史·蛮夷传》称蛮区人为土民、土蛮、土官等。

明清两代称土夷、土蛮、土家。 到了明未清初时期,才出现“土家”与“客家”之汉语称谓。

所谓“土家”,是相对于“客家”而言的,而所谓“客家”,又主要是指汉人而言的。“土家”意为“本地人”,“客家”则意为“外来人”,只有较多的汉人移居到土家地区以后才出现。

本来,土家族自称“毕兹族”,古代巴人也是这样自称的,但“毕兹”不等于就是“本地人”。“毕兹”是土家族的自称,是古代就有的,而“本地人”是后来较多的汉人移居到土家族地区以后才出现的汉语称谓。

土家族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生活在张家界市的土家族,因武陵山而益增其勇,而武陵山又因土家族而愈显其灵,真所谓物华天宝而人杰地灵。

白族 白族,也是一个古老的民族,白族自称“白子”、“白尼”,汉语就是“白人”的意思。白族的先民史称“泊填”、“叟”、“爨”、“西爨”、“白蛮”、“白人”、“民家人”等。

白族主要分布在我国云南大理一带。居住在桑植与天子山一带的白族,则是从云南的大理国。

据有关史料介绍,早在1253年,蒙古军占领了云南的大理国,强征了一支“寸白军”,进攻南宋。这支“寸白军”里有三个白族兄弟,分别名叫钟迁一、谷均万、王朋凯,因为他们三个人对蒙军不满,又厌恶战争,因此就逃离了军队而流落到了江西,后迁到湖南洞庭湖。

他们又溯澧水而上,在桑植定居下来并繁衍生息。当时的三个人,经700多年的繁衍,到现在已发展到近万人了。

解放以后,经过几十年的调查研究和清理族源,于1985年秋天正式成立了七个白族乡,终于实现了白族的民族自治。桑植的白族人虽然来自远方,但他们的一些风俗习惯同云南大理一带的白族大同小异。

白族的语言基本上是说汉语,汉文早就成了白族人的通用的文字。因为白族人长期同汉族人民建立了血肉联系。

白族也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它不但在历史上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如参加1884年震惊中外的“镇南大捷”和1949年4月的剑川武装起义等,同时,还在长期的生产斗争中创造了丰富的经验和灿烂的民族文化,如屹立在大理的崇圣寺,金壁辉煌,剑川石宝山的石窟与鸡足山的古建筑群,也颇具艺术特色。著名的爱情史诗《望夫云》与民间故事《美人石》与《蛇骨塔》,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每年大理的“三月街”,更是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同时又是进行商业活动的盛会,招来不少国内外游人。苗族 苗族,自称“壮”、“蒙”、“摸”、“毛”,也有称“嘎脑”、“果雄”、“带奥”、“笼儿”的。

苗族,在民族大家庭中是一个人口较多、分布较广的民族,也是一个古老的民族。苗族的先民,主要分布在我国的黄河流域以南、长江流域以北,以及“荆楚地带”,后来他们沿洞庭湖溯水而上,慢慢到达湘西和黔东一带,然后在这里定居下来,生息、繁衍。

根据史料记载,苗族在周秦时代称为“蛮”,汉代移居湘黔以后,又被称为“五溪蛮”、“长沙蛮”。元代封建统治者在湖南苗族地区设置“五寨长官制”,在贵州苗族区设置顺元等路军民安抚司,以加强对苗族人民的统治。

到了清代,实行“改土归流”,废除世袭土司,任命流官,清查田土,征收赋税,调查户口,统一设立府、厅、州、县、进一步加强了对苗族人民的统治。这使许多苗族人民生活十分贫苦,长期掐扎在死亡线上,终年不得温饱。

苗族人民真正翻身作主,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才得以实现。 苗族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

在历史上他们同帝国主义和封建统治者进行过不屈不挠的斗争。如汉武帝十三年(公元37年)“武陵蛮精夫相单程等,大寇郡县”,极大的震撼了封建统治王朝;清乾隆六十年(公元1759年)暴发了苗族与土家族人民联合参加的“乾嘉起义”,先由贵州松桃厅苗族领袖石柳邓和石乜妹(女)发动,接着湘西花垣黄瓜寨的石三保,凤凰厅野堡寨的吴陇登和苏麻河的吴半生以及吉首坪垅的吴八月和三岔坪的吴连举纷纷响应,声势浩大,斗争勇猛,打败了清军多次进攻。

这次起义军斗。

求问问题:张家界少数民族有哪些习俗

姑娘出嫁,要织“洗衣背篓”作陪嫁。

洗衣背篓 小巧玲珑,蔑丝细腻,图案别致,花纹精妙,是新娘子巧手勤劳的“招牌”;女儿生孩 子,娘家要送一个“娘背篓”(又叫“儿背篓”),作为“斟粥米酒”礼行。背篓则成长筒形,腰小口大,专用来背孩子的;摘苞谷、粟谷则用“高背篓”,它口径粗,腰细,底部呈方形,高过头顶,象倒立的葫芦;砍柴、扯猪草要用“柴背篓”,它蔑粗肚大,经得住摔打。

背篓中有一种专供男人挑苞谷的“撑篓”,由一根扁担将两只高3尺、径长1尺2 的篾篓串联起来,苞谷插得紧扎扎的,挑在肩上便于下坡陡崖。另有一种木制背篓,几根木棒,穿成一个能置物体的空架,用蔑丝系着,是背原木、送肥猪的好工具。

有的为歇息时不释肩,用一“丁”字木棒将篓底撑住,人作半卧势,叫“打杵”。背篓,在山里人看来,如沙漠骆驼,江河三舟。

近些年,大庸罗塔坪乡出产的“青岩篾背篓”还作为民间工艺品跻身“广交会”,受到海内外顾客称赞。民族习俗大庸市少数民族,以土家、白族为主体,素有“ 山的民族”之称,其民族气质若山之厚重、水之纯朴 。

原始险恶的生态环境,大起大落的社会变革,造就 了这些少数民族人民的特殊性格,孕育出独具特色的民族风俗。大庸少数民族众多,各族习俗既保留其传统成份 ,亦有互相渗透、互相化成份,甚至某些局部已达融 合境界,如四季节令,食宿起居,颇有雷同者。

饮食习惯土家人主食以苞谷、大米、高梁、红薯、杂豆、 洋芋为主。加工花样颇多,吃法亦很讲究。

菜肴讲究酸、辣、香,与食苞谷杂粮等粗食,有密切联系。杂粮粗涩难咽,配以酸、辣、香,益于开胃。

土家人居住丛岩邃谷,泉水冷冽;岚瘴郁蒸,非 辛辣不足以温胃健脾。医学研究,认为酸、辣还可以 杀菌、防治肠胃疾病。

辣椒、生姜、野花椒、山胡椒 、葱蒜等,是终年常用佐料。俗话说:“三日不吃酸 和辣,心里就象猫儿抓,走路脚软眼也花”。

辣、酸、香三字,土家族妇女做出了许多妙文章 。腌制泡辣子,吃起来又辣又麻,别有滋味。

酸辣子 ,既可油煎,又是上等佐料。糯米酸辣子、苞谷酸辣 子可算是土家妇女的绝技。

秋冬后,谁家都要制作几 坛各种辣品,以备冰封时节、农忙季节、蔬菜淡季吃 。夏天,天气炎热,不宜吃荤腥,鱼、猪肉又易腐, 拌上糯米粉子,腌成酸鱼肉,既不油腻、臭腥,又防 腐,上口,是招待宾客的佳品。

合渣也是土家人极喜 爱的菜肴。以黄豆粉掺青菜叶温火煮,味美易咽,营 养丰富。

豪饮品茗,也是土家族人一大嗜好。饮酒、煮酒 ,由来已久,古代巴人就已谙腥豪饮成习,这些传统 被土家人继承下来。

土家酿酒工艺精道且种类繁多, 如五谷杂粮酒、葛根酒、药材酒、果品酒、蛇酒、虎 骨酒、猴头酒,几乎无物不可酿酒。饮酒亦有讲究, 明清时期,土家族有特殊唱酒习俗,谓之“咂酒”。

据传咂酒始于明代士兵赴东南沿海抗倭战事。土家族 人为让自己子兵按时奔赴抗倭前线,将酒坛置于道旁 ,内插竹管,每过一人咂酒一口,以此传习成俗。

茶,是土家族生活必需品。孙云梦记九、永风俗 :“人啜茗粥,著山屐。”

茶,有凉水甜酒茶、凉水 蜂蜜茶、糊米茶、姜汤茶、锅巴茶、绿茶、灯笼果茶 、老叶茶、茶果茶、还有炒米茶、蛋茶等等。凡来人 、来客,主妇必视其对象筛茶,层次级别颇有讲究。

常客筛一般茶,贵客筛蛋茶、甜酒茶。夏天,天热口 渴,山民用葫芦、竹筒提来沁凉清洌山泉,冲糯米、 高梁甜酒,连酒糟一起喝。

土家族喜养蜂,蜂蜜为居 家珍藏,客来茶中加放蜂蜜,或净冲蜂蜜,这是客人 的口福。冬天,喜喝熬茶。

茶用大瓦罐置火坑间熬煮, 常年不离,是土家人火炕中的“不倒翁”。熬茶多用 老茶叶或茶果,汤色深红,香气扑鼻。

糊米茶是将米 炒成焦块,用布扎紧,放至开水中,待冷却后喝,有 止渴解暑之功能。 “住山靠山,靠山吃山。”

这是土家族生活经验之谈。清代土家族诗人彭勇行曾作“竹枝词”: 三月出蕨安茁芽, 枞林九月菌生桠; 秋岭红熟累累果, 玉面狸肥味更佳。

山珍野味,取之不尽,吃之不竭。诸如野猪、麂子、白面、竹鸡、刺猪应有尽有;胡葱、椿芽、蕨笋 、葛粉、枞菌、野木耳、野山菌、地米菜易季而生。

九月是枞菌旺季,满山遍野随手可采,枞菌是菌类佼 佼者,炖肉煮汤,鲜美至极。若用油烹炸,谓之“菌肉”,香纯味鲜。

武陵山里多野蜂,巢于树洞土窟之 中。蜂卵化蛹时,人们乘黑夜,举火焚巢,将成蜂逐 走,取其卵蛹,油炸酥脆,堪称土菜一绝。

过年馔肴,风味独特,尤其讲究腌制腊味野味。 山民将野猪、麂子、白面卤成腌缸中半月,取出挂于 火炕烟熏火烤,作成宴宾上等佳肴。

“血豆腐”即将 豆腐合猪血、猪肉及花椒、辣椒等佐料拌成泥状,捋 成卵形,以竹筛置火炕上,烟熏烤至腊黄,吃起来耐 嚼味香,堪称佐酒上品,亦为土家特色菜。 “合菜”俗称“团年菜”,是土家族过年家家必 制的民族菜。

相传民嘉靖年间,土司奉旨出兵抗倭, 为不误军机,士兵煮合菜提前过年。其制作是将萝卜 、豆腐、白菜、火葱、猪肉、红辣子条(沫)等合成 一鼎锅熬煮,即成“合菜”。

除味道佳美,还别有深 意。它象征五谷丰登,合。

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家界故事网 » 张家界的少数民族住宅